2019共享電子煙的商業模式和可執行方案

2019-06-13

低成本走流水的共享電子煙

從共享機柜取出的電子煙是充滿電的,并配有一次性煙嘴和加好油的一次性霧化器,用完以后丟掉煙嘴和霧化器,只需要歸還主機即可,方便衛生。

一個共享電子煙柜機,可容納10根共享電子煙,掃碼租賃,押金99元,微信/支付寶信用分650分免押金,每小時1元,封頂一天10元。

柜機成本:300元,電子煙x10根:300元,待機狀態下:7天一度電。

三四線城市,區域覆蓋每10公里100個共享點,日流水2000~4600元,兩個月收益達到成本,第三個月開始盈利。

這樣的商業模式不復雜,成本低,目前市場是空白沒人在做,可執行程度高,一套系統+一套設備,然后就可以跑點鋪貨,做好了就是市場獨角獸,因為利潤完全取決于流水,后來者想要競爭只有燒錢,而燒錢無法平衡收益,客單成本一旦過高后續資金就會處于被動狀態,自然就失去了競爭的意義。

共享電子煙的市場背景

我觀察到,早在2018年就有人提出“共享”電子煙概念,但是我仔細翻閱了一下資料,所謂共享,僅僅只是共享主機電池,用完還需要寄回給廠商回收電池,準確來說其實不算共享,因為你還是要花錢買一個電子煙,而鋰電池的回收成本價值寥寥無幾。

我提出的共享概念,是真正意義上的共享模式,可以直接對比參考:共享充電寶、共享單車,面向大眾可以提供方便、實惠,對于企業而言可以盈利、獲得利潤。

其實電子煙并不復雜,成本低、利潤高。工廠直銷的大煙霧電子煙價格在30元左右,一次性小煙10元左右,而面向市場則是可以賣到199~399,價格翻了十倍之多。

普通的電子煙,像蒸汽大煙霧電子煙,需要消耗煙油、霧化芯,而小煙電子煙則是消耗煙彈,還有一種新型一次性電子煙也在逐漸推向市場,不需要充電也不需要加油,用個幾百次就扔掉。

而共享電子煙是依托于電子煙行業的成本低,改進創新的一個新產品。

不為戒煙的電子煙

為方便理解,共享電子煙分共享和電子煙兩部分,首先“共享”不難理解,市面上的共享充電寶、共享單車、共享按摩椅等,都是同概念產品。

所謂電子煙最早被研發出來用于取代香煙的替代品,是給戒煙人抽的,用煙油霧化代替煙草燃燒,盡管減少了一定傷害,但煙油中仍有尼古丁等有害物質,其實只是從一種傷害轉移到另一種傷害,并沒有真正意義上解決戒煙的問題,所以,電子煙行業如果不能自斷一臂,做出不含尼古丁,不含有害物質的產品,則無法做好共享市場也無法讓更多大眾接受這個產品。

而作者提出的共享電子煙非一般意義上戒煙替代品,在了解共享電子煙之前,先看下市面上的電子煙類型,主要分為:小煙+煙彈、大煙霧+煙油。

小煙,就是外形類似真煙的一種電子煙,主要是以加熱含有煙草材料的煙彈,模擬真煙口感的一種電子煙。

大煙霧,是一種依靠霧化芯加熱VG、PG(丙二醇)混合煙油而形成大煙霧的一種電子煙。

因為打著戒煙的口號,市面上99%電子煙都會主打含尼古丁或者丁鹽的煙油、煙彈,用來加強擊喉和真煙口感,然而看似拓展了真煙市場,其實也束縛了電子煙發展的腳步。

因為戒煙的真正目的是為了健康,由抽煙改電子煙并不能達到健康的目的,所以從健康角度和法律角度來看,把戒煙當成電子煙的戰略定位是不夠長遠的,特別是隨著一些國家、地區的電子煙禁令、美國FDA對電子煙的研究報告等,都特別不利于電子煙行業的未來發展。

因此我認為電子煙行業需要從產品開始改革,但是無利不起早,我們在談一個商業模式,并不是社會公益,做出不含尼古丁的煙油、煙彈,市面上也有,但市場反饋并不是非常好,因為這種東西對消費者而言區別并不大,真煙和電子煙固然存在很大的口感區別,不習慣的人就是無法接受,并不是簡單尼古丁的問題。

現在互聯網80%的成功商業模式都是包裝概念、贏在營銷,為了能夠更好的拓展市場、打消消費者的顧慮、減少相關政策的風險,以香料、PG、VG等無害添加物混合的煙油+不為戒煙的電子煙,這樣的產品和概念是前置鋪墊。

不為戒煙的電子煙搖身一變,可能變成去除口味的清新劑,也有可能是帶一些水果甜味的口香糖,或者也可以是薄荷爆珠的真煙口感,但總歸而言,共享電子煙會以一種新的形式出現在日常生活場景中,可以是煙民,也可以是普通年輕人,當共享電子煙成功的時候,也就是煙民這一代人老去的時候。

相關資訊